[Showing tree structure]

参观哲学堂公园 - 1

2017.09.30

■序言
烈日炎炎的7月,我参观了位于东京中野区的哲学堂公园。虽说日本的公园数不胜数,但据我所知,冠以哲学之名的公园却没有其他的存在了。将哲学空间化之后究竟是一幅怎样的场景呢?我满怀好奇兴致勃勃地开启了本次考察之旅。

哲学堂公园建于1904年(明治37年),是东洋大学注①的创办人井上圆了注②先生将自己的想法具像化的空间。圆了先生构想建造一个具有教育性、伦理性、哲学性精神修养的公园,目的是让参观者来此瞻仰圣贤,以提升精神修养。公园中最早的建筑“四圣堂”中供奉的人物大有来头:东方哲学家孔子、释迦牟尼,以及西方哲学家苏格拉底、康德,如圣贤峰会般相聚一堂。

我怀着战战兢兢的心情参观了具有如此伟大创意的公园。

■叩开哲学堂公园的大门
公园的左侧是低层住宅区,主入口通道两边连续着银杏行道树迎接访客,实属意料之外的人性化空间。公园右边有一大一小两个棒球场,回荡着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仿佛与精神世界相对立的物质世界就在此处。行道树正前面耸立着巨大的黑松,像是在诉说公园的历史与内涵,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黑松是当时植栽设计的主流,公园的重要建筑周围都会种植。

从入口处的“哲学关”“真理界”进入公园。穿过成对的石柱,前方即是“品味真理,享受妙趣人生”的空间,这里是空间转换的节点。

进入后立即就能看到左边带顶的正门“哲理门”。世上有常规理论可以解释的物质世界,以及“理外之理”这种通过常规理论无法解释的精神世界。哲理门两侧所刻的纹样:鼻高天狗和幽灵,分别象征着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

■广场主要建筑
穿过正门便是位于中心的广场。广场周围的“六贤台”“四圣堂”“宇宙馆”等公园主要建筑物似乎要将广场包围一般。但建筑只是四散分布,与正门的视线方向、建筑间隔都无关联,十分随意。如此使人难以感受到景观设计的空间着实罕见,反倒像是设计师有意为之,但却无法从风景中找到答案。

“六贤台”是从未见过的奇特三层六角形建筑,通体红色,供奉着圣德太子、庄子、龙树等六位亚洲先贤,是公园最具标志性的建筑,如同小夜灯般的红色剪影与翠色欲流的公园相得益彰,仿佛是会出现在梦中的景象一般让人心生敬畏。中心处的“四圣堂”为四方形建筑,在每一方的正面分别供奉着孔子、释迦牟尼、苏格拉底、康德,是极富哲学的理想空间。此建筑是常见的方形带屋顶的日式建筑。若去细细琢磨圣贤雕像的搭配组合,似乎也是一部欢快物语,但景观设计毫不考究,实在是令人意外。

“四圣堂”左侧的“宇宙馆”是探求宇宙真理的哲学讲堂,外形惊人。在方形建筑的一隅强行加塞玄关栋。我想,这正是在以建筑的外形来表现理论与理论的碰撞,或许是我想多了。

上述建筑或许都是外行人的创意搭配建筑专业人员的施工,才诞生了如此超跃建筑常识的奇妙外形和节点处理。此外,广场与户外景观格格不入,能强行实施到此地步之人的蛮力也不得不令人“叹服”。

■向小丘进发
攀登左侧小山丘的台阶发现了一个形状颇为有趣的凉亭。三处台阶分别向三角形凉亭立柱方向往上延伸,令人不可思议。此凉亭名为“三学亭”,据说凉亭按三角形的形状分别供奉着平田笃胤(神道注③)、林罗山(儒教)、释凝然(佛教)三人,构成了一个奇妙的空间。

在狭小的空间中使人不断体验偶遇奇特建筑的乐趣,确实是本公园的特色。面向广场的建筑中分别供奉着三位、四位、六位圣贤,正当我思考着这些数字与哲学的关系时,盛夏的酷暑与庞大的信息量不禁令我有些精神恍惚。稍前方有一个看起来很凉爽的斜坡,我决定去那里稍作休息。

注:
①东洋大学:日本私立大学。前身是1887年由井上圆了博士创立的“私立哲学馆”
②井上圆了:(1858年3月18日-1919 年6月6日)佛教哲学家,教育家。
③神道:日本原始宗教,以祭祀日本本土天神地祇为主,以日本皇祖皇宗的遗训为内容,属于泛灵多神信仰(精灵崇拜),视自然界各种动植物为神祇。

户田 芳树

  • 株式会社 户田芳树风景计画
  • 3F Miyuki Bldg. 1-36-1, Yoyogi, Shibuya-ku, Tokyo, 151-0053, Japan / Telephone:81-3-3320-8601 / Facsimile:81-3-3320-8610
  • COPYRIGHT © Yoshiki Toda Landscape & Architect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