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ing tree structure]

参观驹泽公园-2

2017.07.13

■穿插于缝隙中的公园设施
相对于环形园路的纯动态空间,运动设施之间的场地则设有儿童嬉戏空间、青少年运动空间、休憩修景空间等,丰富多彩。整体看起来像是在大型运动设施的缝隙中嵌入的公园设施,这么说可能欠妥当。该形式会经常出现在运动公园中,因为土地功能的原因让人感觉公园设施是次要的。但是为何此公园设施群的存在感如此之强呢?或许是曲线几何结构的环形园路发挥了作用。园路是整个公园的骨架,多样化的设施将园路分成多个分支,使空间略现凌乱,但层次分明,也就看不出大的混乱。

■位于中心的中央广场
中央广场,正如其名,位于此公园的中心位置,作为标志性广场“统领”东侧的田径运动场地和西侧的体育馆。相较于广场的东西宽幅,拥有2倍景深的南北空间更显深长,加上高塔更进一步演绎出标志性。从都道的台阶走向广场,原本在下面的广场上可以看到的高塔随着台阶上移会慢慢消失不见,继续往上走,高塔又显露出来,到达广场后便可看到全貌,这一系列景观序列的演绎不禁让人钦佩。而且,高塔设置在距离广场中心靠左的区域,赋予单调的对称以变化,这一点也很有日式空间的味道。

广场铺装是原先东京都电车轨道的铺路石,老化的石头质地温和,效果很好。将大规格且大胆的样式进行重复,在整个广场上铺展开来,即使在现在,这种超强的表现力仍然很罕见。想必半个世纪前的日本就是通过这样强有力的姿态推动全国的事业发展的吧。

■公园彰显这个时代的匠人技法
最后必须要说一下东侧的道路空间。东侧的停车场与环形园路间有4-5m的高差,由台阶衔接,而且设计得特别好。大规格的根府川石材构成的厚实台阶左右而设,台阶的上部使用大型修剪的绿植,形成隧道般的空间。明、暗、明的日本庭园特有的技法在这里得到运用。

大型修剪的绿植延续至环形园路,其磅礴的造型自修学院离宫庭园的上御茶屋以后就未曾见过,或许是为了表现奥林匹克运动设施的气魄。听闻此台阶非同寻常的造型出自打造“成城猪股邸庭园”的蛭田贯二氏之手,效果如此之好便也是情理之中了。

在这个时代,即便是公建项目也有些地方体现出了匠人的技术。一定是政府以及业主顶住了外界的舆论和压力,才做出了那个时代最好的作品。此空间是值得永世保留的“宝物”。

■结语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写道,参观新宿中央公园时感受不到公园的体系,漫步其中深感不安。或许是新宿中央公园的造园家刻意避开了诸如明确设计意图、组合空间、构建系统的要求。但是驹泽公园却截然不同。驹泽公园由城市规划师、城市设计师、建筑师、交通工程学的专家参与,进行了侃侃谔谔的讨论,得出了明确的轴线与环形线路,参与设计的工作人员达成共识,共同推动了设计。

之前参观的世田谷美术馆,很明显也是建筑师主导了景观设计。如今我们景观设计师该如何定位呢?我想说至少是与那个时代完全不同的定位。但是能够作为设计的核心人物之一发挥主动性推动设计的景观设计师又有几人呢?不管怎样要在本土培养大量的景观设计师与后世紧密衔接。现在正是最佳时期。

户田 芳树

  • 株式会社 户田芳树风景计画
  • 3F Miyuki Bldg. 1-36-1, Yoyogi, Shibuya-ku, Tokyo, 151-0053, Japan / Telephone:81-3-3320-8601 / Facsimile:81-3-3320-8610
  • COPYRIGHT © Yoshiki Toda Landscape & Architect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