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ing tree structure]

参观东渕江庭院—1

2016.09.13

■序言
此次参观的是东渕江庭院。该庭院(2,500㎡)位于东京足立区东北部开阔区域,与乡土博物馆为一体,是昭和时代名家小形研三(注①)的晚年(1986年)作品。小形于1988年12月客死在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庭院构造精于推敲,以富有意义的细节作点缀,洋溢着小形的风格。在此基础上搭配清新自然的植栽,给来访者赏心悦目的体验。

“多么清新、雅致,又富有传统意韵啊”庭院爱好者无不对此空间的连续性赞不绝口。小形经营的设计事务所与工程公司被称为“小形学校”,他与弟子们一同打造了多部作品,其中的代表作之一——东渕江庭院,我一直想一睹真容。

■难以感知“协同”的作品
从千代田线支线北绫濑站沿着缺乏特色的住宅区步行大约20分钟,便能看到一块绿色。东渕江庭院的入口在东侧,位于从中川(注②)引水的水路一侧,步道、行道树的设置与仓储式建筑设计的博物馆十分贴切。穿过宽阔的前广场,来到高挑空的大堂后可以看到正前方的庭院,虽然想即刻就去观赏,但却没有直通庭院的门扉。听说需要穿过建筑边的狭窄巷道才能进入庭院,不禁令我愕然。虽在同一地块内,但规划时建筑与景观似乎未能有机结合,保持着“各自为政”的状态:入口广场敞阔而空洞,建筑体量过于庞大,在1980年代,建筑与景观的协作只能是梦吗?

■庭院构成与现代设计
平复心情后进入庭院来到了重要的平台空间,从平台到庭院整体的视线引导十分精彩,让人能够掌握大致的空间构成。庭院景观长轴将视线从平台引导至水池与草坪。左右植栽形成夹景突出远近关系,微地形草坪演绎出景深感与立体感。空间虽狭小,却营造出明亮、开阔、丰富的体量感,超越造园家范畴的景观手法值得一看。

平台周边是小形擅长的杂木林。铺装使用典雅的芦野石,石材表面变化丰富、凹凸感十足,铺设时略带高差。小形通过努力、钻研,在此作品中成功实现了以日本庭园的传统设计为基调再加之以现代设计的做法。

莫非平台是以直线及大块铺装体现现代感,以材质与加工面的美感展现传统意韵?---我不禁沉浸在想象的世界中。但在平台上放置凳椅,似乎完全忽略了来自建筑内部的观赏视线(应该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如此觉得吧?)

■回游式庭院的妙趣横生
自古以来,回游式庭院的游览方向都是左右皆宜,但此处却让我生疑,不知该从哪一侧开始。因为从正面可以看到右侧的筑地墙(注③),能让人感觉到门户性特征,于是我决定从右往左走。通常,靠近建筑的景观空间会迎合建筑秩序,离建筑越远设计越自然。筑地墙与建筑平行,设计贴近建筑风格,因此我认为右侧是入口。筑地墙边的洗手钵并非空间必需品,大概是为了整体茶庭空间的景观构成而专门设置的吧。洗手钵大气简约,与充满现代感的观修寺型石灯笼相辅相成,浑然一体。景墙附近因树木茂密,空间略显昏暗,继续往前走便是敞亮的游船码头。这里有效地利用了长条形石材,藤架、铺装、池水等虽是日式风格,但使用台阶式亲水空间的现代设计手法,也令人感受到了类似西式公园的氛围。之所以能达到此效果,是因为小形不仅仅局限于住宅庭院,还涉足大规模公共空间并长期积累经验吧。

顺着小路进入阴暗的空间。略有坡度的园路与溪流并行,越过小桥感受两侧流水,倾耳聆听,水流声不绝于耳。园路狭长且蜿蜒曲折,前方景色若隐若现,景序安排十分有趣。溪流内大石组很少,底部通过水泥砂浆处理赋予高低起伏的变化来控制流速。

来到位于源头的造形完美的瀑布石组处。一路上大多使用的是小规格的景石,因此突然出现的大规格石组会给人视觉冲击,效果绝佳。石组经精心打造,跌水细腻、左右分流,造景上独具匠心。

注① 小形研三:(1912年2月3日 - 1988年2月13日)日本造园家。
注② 中川:流经埼玉县、东京都,注入东京湾的一级河川。
注③ 筑地墙:划分场所的土墙,墙上带有屋檐。

户田 芳树

  • 株式会社 户田芳树风景计画
  • 3F Miyuki Bldg. 1-36-1, Yoyogi, Shibuya-ku, Tokyo, 151-0053, Japan / Telephone:81-3-3320-8601 / Facsimile:81-3-3320-8610
  • COPYRIGHT © Yoshiki Toda Landscape & Architect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